杂记-2021/01/31

今晚突发奇想想写一点东西,但是已经很多天都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信息输入了。

想找个电影看,很久没有真正意义上看电影了(这里指自己单独欣赏电影,并非是在电影院里和别人一起看院线电影,我一直认为后者只能算是一种社交活动)。想做的事太多限制也太多,看电影总算是想做的事中为数不多的不受限制的事情了。

找吧,太过前卫的cult(即使是很久之前的老片)让我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恐惧,俗套的剧情片味同嚼蜡不能算作信息输入,还有一些拍得像辩论会一样矛盾分明的,那些一句一个大道理的,想往自己的作品里塞进一整头大象的,仿佛编剧是要把自己胃里的隔夜饭呕出来灌到我嘴里,单是看着名字就引起我生理上的厌恶。

有什么用呢,看电影越来越成为一种单纯的娱乐手段了,我越来越成为一个封闭而偏执的人了。见得不多反倒是不愿意再见得多了,我确实是一个矛盾的人。

或许闭锁自己的心灵是一种安全舒适的选择吧。

Subscribe
提醒
guest
1 评论
Newest
Oldest Most Voted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